重磅|李迅雷:2019年宏观经济展望与大类资产配置

2019-01-09

2018年12月28日,以“一亿中流·智汇钱江” 为主题的首届凤凰谷论坛暨“一亿中流”企业上市加速器发布会在杭州召开,奇霖传媒董事长武卿受邀主持全天论坛。

 

原国泰君安总经济师、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发表的题为“2019年宏观经济展望与大类资产配置”的主题演讲,成为了论坛上半场的压台之戏。


以下是李迅雷先生的主题演讲文字实录:

 



2018年,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,都感受到了较大的压力。我认为,2018年中国经济总体来说是稳中有降的,2019年GDP的增速预测会在6%以上,但不会破6%。这个增速在全世界是属于偏高的水平,也将会是全球GDP增速的2倍。

一、从“三驾马车”来看中国的宏观经济


人们分析宏观经济,常用到三架马车:出口、投资、消费。

出口:随着经济增速逐渐下降,外资、外需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也会下降。这是一个大趋势。即使中美贸易纷争解决以后,中国的外贸出口情况也不会变好,因为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整体呈现下降的趋势,外贸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是负的,这实际上拖累了中国经济的发展。我认为,2019年中国出口的增速肯定是个位数,甚至会低于5%。

投资:2018年,投资增速大幅度回落。这和我们最初的估计不符。在投资增速方面,下降最明显的就是基建投资,下降了10%。2019年,我估计,基建投资增速不会超过10%,但总体上,中国经济的投资增速主要还是靠基建投资拉动。在基建投资中,中国房地产投资增速会下降到5%以下,不排除负增长的可能;而在证券投资方面,我们的期望同样不能过高。因为经济体量越大,增量对存量的影响越小,就好比当人们的财富累积到一定程度以后,要使得财富每年保持20%到30%的增长,也是不现实的。

 

消费:近几年,居民的消费增速放缓,其原因有以下几点:


第一,居民的收入增长放缓。


第二,居民的杠杆过高。过高的杠杆率使得居民的消费能力受到了一定的限制。


第三,现有收入结构导致有效需求不足。



目前,中国真正有大量消费需求的是中低收入群体,但这些群体往往缺少足够的收入来源,因此有效需求不足。如果把中国人口进行区分的话,中国现在真正拉动消费升级的是3亿人口,而其中,有将近1亿的人口是扶贫对象。

 

居民收入增速虽呈现下降趋势,但居民收入依旧在上升;消费升级的速度虽在放缓,但在这种背景下,对于服务消费、高端消费、消费升级,大家依然可以继续看好。消费升级这个大趋势不会因为经济下行而改变。

 

总体来说,中国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,经济发展主要还是依靠投资拉动,而不是通过消费。在三架马车都呈现下行趋势的情况下,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依旧非常可观,中国的经济结构也在进行着非常明显的转型。


二、从“四大流”来看中国的宏观经济


分析宏观经济,我觉得至少要从两个维度出发:一是从经济原先的起点来看经济的增长和经济的周期波动;二是从人口的维度来看宏观经济。人口因素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。中国的经济,美国、日本的经济,都和人口相关:当国家的人口出生率下降,经济增速自然会放缓;人口老龄化,也会让城市化速度和其他各个方面的增长速度放缓。所以,如何来看一个国家经济的好坏,我认为可以从这四大流,即人口流、资金流、货物流和信息流来着手。

 

01

人口流


人口流是中国每年出生的人口比重。考虑经济增长的问题,首先需要考虑人口流这一维度。

 

人口抚养比例出现回落的过程,就是经济加速的过程。中国人口的生育,经历了两轮婴儿潮。第一轮婴儿潮是1962年到1973年,1973年之后开始逐渐倡导计划生育;第二轮婴儿潮是1982年到1992年。六七十年代,中国的经济增长很慢,因为大量的婴儿出生,再加上医疗条件改善,使得人均寿命在提高,人口抚养比例大幅度提升。1966年出现了中国人口抚养比例的最高峰。在这之后,随着人口抚养比例减少,2011年成为中国人口比例抚养最低的一年,中国的经济在这期间高速增长。但在2011年以后,中国经济的增长又开始变得缓慢,因为劳动年龄人口开始下降,可补充的劳动力明显不足了。总体来说,现在中国经济的减速问题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种人口现象。

 

在看中国城镇化问题的时候,我们也一定要考虑到人口这个维度。目前,大家对中国大城市的城镇化还是不能过于乐观,因为当城镇化遇到老龄化,人口就不愿意再流动了。有数据显示,自2015年起,中国的流动人口每年都在下降。


如果按照全国流入人口来对城市进行排名,我预计应该是:深圳第一,广州第二,杭州第三。但反过来看,全国大部分城市人口目前都在净流出。这已经不是一个少数现象,而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了。比如,在河南的15个城市里,有9个城市人口是净流出的;贵州有9个城市,除了贵阳、遵义有2个城市人口在流入,其他7个城市人口都在净流出;即便是经济最发达的广东省,只有广州、深圳、珠海、佛山、东莞这5个城市的人口是净流入,剩余的其他所有城市人口都是在净流出。

 

为什么经济发达的广东省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?因为广东的经济体量虽然是全国最大的,但是它的经济转型却不如浙江成功,所以出现了人口分化的现象。由此,可以明白一点,人口净流入的城市表明了它的产业在发展,就业机会在增加,公共服务设施在完善,所以人口会流入。这会对地方经济起到正向的传导作用。用一句话概括来说:哪个地方的产业转型成功,哪个地方就会吸引更多的人口流入;而反过来讲,人口净流出的省份将会面临更大的发展压力。

 

经济增速在放缓,但是结构性机会依然还是存在。对于在座的企业家来说,未来我们要关注人口流的变化,因为这对于一个城市的发展,对于企业家投资地的选择,都是很重要的。

02

资金流、货物流

 

当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的时候,总体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情况,货物流在下降,资金流也在下降。所以,我们看到了智能手机的出货量,连续三个季度都是负增长;乘用车的销量,连续6个月都是负增长;其他的一些产业,在中国经济步入存量经济时代的时候,也会面临诸多压力。

过去我们的M2(M2反映现实和潜在购买力)增速是20%多,如今只有8%左右了;在资金流方面,我们目前的M1(M1反映经济中的现实购买力)接近于0了,社会融资增速也在明显回落。

 

03

信息流

 

整体来看,中国目前人口流、货物流、资金流都在下降,唯一一个在上升的就是信息流。

 

拿杭州举例,杭州经济为什么会增长迅猛?产业发展为什么如此繁荣?这就和信息流有关,和杭州的信息产业相关,是信息产业带动了杭州新兴经济的崛起。

 

再看一组数据:2018年前三季度的统计数据表明,房地产投资、金融的增加值以及建筑业的增加值,它们的经济增速只有3%左右,而信息产业的增速是30%,新动能的增长是旧动能的10倍。这就是我们所有人现在应该把握住的结构性的机会。

 


(三)2019年中国经济的发展预期


第一,由于2018年国内经济增速的下行,通胀的回落,给中国的货币政策留存了空间,所以,2019年中国的货币政策依旧会继续保持宽松。

 

2018年,中国没有出现通货膨胀;2019年,我们的PPI(生产者价格指数,通货膨胀的度量指数之一)可能接近0。因为我们是制造业大国,产能过剩,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发生通胀。但因为目前中国的通胀率在回落,CPI(消费者价格指数,通货膨胀的度量指数之一)也在回落。2019年,我预计CPI会在2%左右。在这种情况下,央行肯定会采取降息降准的办法来维持宽松的货币环境。

第二,由于中美经济互惠共赢,2019年,美国的加息步伐会终止,人民币贬值压力减弱。

2018年12月份的美联储加息,已经饱受争议。我个人的判断是:美国3月份不加息,6月份加最后一次息,美国加息周期就会结束了。并且,美国2020年也不会再加息。因为全球经济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,中国经济往下走,对美国经济同样会带来影响。中国的经济体量虽然是全球第二,但经济的增量是全球第一,中国每年平均对全球经济拉动的贡献率是30%。如果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继续往下走,对美国也是不利的。所以我估计,美联储2019年6月份还会再加一次息,但3月份不会加息,这样,美元指数就会往下走,人民币贬值压力就会减弱。

 

关于人民币贬值,我还想说一点。2016年是人民币面对贬值压力最大的一年,当时,中国的外汇储备也曾因此大幅度地减少。我认为,如今人民币虽依旧面临一定的贬值压力,但2019年应该会继续维持在1:7这样的汇率水平,并且至少在2019年的前3个月,人民币兑美元不会破7,因为2018年中国的外汇储备略有下降,但并不明显。所以,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并不是很大,即便破了7,我估计也不会出现大幅度贬值。

 


第三,我认为,2019年,政府会有所作为,对新动能的支持力度会加大,对处于上升期的新兴企业会给予更大力度的政策支持。此外,我建议,政府还要大量增加研发投入,尤其是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上的投入。

第四,2019年,政府的减税力度会加大。2018年是1.3万亿,我预计,2019年减税的幅度约在1万7千亿左右。此外,2019年的财税收入增速,会因为经济减速而出现大幅度下降,但减税的前提是征收节支。2019年对于高利润的行业来说,肯定会有一定的冲击。企业家们要注意,政府可能在哪些领域、哪些行业减少扶持力度,减少甚至取消政府补贴,以及在哪些行业扩大税基。

 

关于减税,我的建议是,减税应和做强做大民营企业结合起来,鼓励民间投资。2019年可能出现的一个契机就是,在一些领域中,民间投资占比不足的国有企业会从这些领域退出。因为2019年的PPI如果是负增长,国企的税会减少,那国企的改革动力就会足。这对民营企业来说,明年可能是一个好的契机,而且这比减税可能更有作用。

 

第五,中央政府可能会采取加杠杆的举措。我们的国有资产总共分成四类:一类是企业资产,包括非金融企业和金融企业;第二类是行政性资产,也就是行政事业单位的资产;第三类是土地;第四类是自然资源。根据社科院金融实验室刚刚公布的中央政府的资产负债表,中国的资产量非常大,400多万亿。日本政府没有什么资产,但日本政府杠杆率水平是240%。中国政府拥有这么大的经济体量,增加负债是完全可能的。2019年,总体来说,中国没有太大的经济风险,很大原因就是因为政府的加杠杆空间依然很大。

综上,2019年是中国建国七十周年,2020年是中国实现经济翻番目标的一年,2021年是中国建党100周年,2022年中国又面临新一轮换届,迎接二十大。因此,2019年的后4年都是很关键的年份。维持经济稳定、稳中求进,将会是政府治国理政的总基调,我们每个人也一定要理解国家经济政策的导向。此外,中国经济还是会有下行的压力,因为,体量大了,需要均势回归。随着经济增速的下行,中国经济存量的特征会越来越明显。

(四)2019年,如何对大类资产进行优化配置


中国的存量经济特征越发明显,就越要求大家把握住结构性的机会。增量经济的特征,反应了趋势性的机会,也就是躺着也可能挣钱;但在存量经济主导的阶段,此消彼涨、优胜劣汰之后,剩下的都是结构性的机会,躺着是肯定挣不了钱了。一定要选择好的投资、好的产业、好的地域和好的地段,才能赚钱。

 

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,第一大类资产是金融资产,尤其是金融资产里有固定收益类的资产。


2019年,固收类的产品因其具有利率高、信用高等优点,我觉得依然可以持续投资。2018年,股市是熊市,债券是牛市,但2019年债券的牛市还会继续延续下去,因为汇率是稳定的,通胀是往下走的,利率资产还是可以来配置的。

 

第二,2018年权益类资产普遍是熊市,民众避险情绪增强,黄金作为避险性资产,会有独涨的动能。


因为全球经济增速的下行,新一轮经济衰退的压力让全球的资产泡沫都在消退甚至破灭,股票、房地产等权益类资产在2018年普遍是熊市。黄金的价格从2018年10月份到现在,从1190涨到了1270,我觉得这个涨幅应该还会有更大的空间,因为普通民众对避免流动性风险的需求会明显增加。

 


第三,抓住房地产的结构性机会,精准投资。


中国目前正在经历大城市化的过程,人口流量就是房地产的结构性机会。东京的人口占日本全国城市人口的1/3;首尔的人口占韩国城市人口的1/4;而上海的人口只占到中国城市人口的3%。从理论上来说,虽然目前对大城市人口流入有着诸多严格的限制,但中国大城市的人口未来会进一步增加。

 

我个人现在看好三条线的发展:一条线是粤港澳湾区,它所对应的城市是广州、深圳、珠海等;第二条是杭州湾地区,也就是杭州、嘉兴、宁波等城市;第三条线是长江经济带,目前长江经济带的一些城市如武汉,房价出现了大幅度上涨。在这些线上的城市会更有活力,线的机会会比面的机会更多。所以,在房地产投资上应该要选对点,要精准投资,不是大水漫灌,而是精准滴灌。

第四,投资能够持续赢利增长的稀缺资本。


2006年,国内几乎所有的资产都可以加杠杆,中国的恩格尔系数很高,投资品的价格相对比较低,M2货币的供应量只有30多万亿。但如今,中国的M2货币供应量已经是180多万亿,出现了产能过剩和资本过剩。我们只能去投资赢利增长能够持续的、而且是稀缺的资本。另外,在这之前,我为什么建议政府要加大对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的投入?因为在中国,原创是稀缺的,仿造是过剩的,只有投稀缺的东西才可以获得更多盈利。我的逻辑是:买自己买不到的东西。

 

哪些资本是稀缺的呢?

 

第一,核心技术是稀缺的。

 

第二,品牌是稀缺的。随着大家的消费升级,对于生活质量会产生更高的追求,对于产品质量的追求同样也会越来越高。所以,我们要看好高端产业,看好科创板,尤其是科创板,它是一个新的行业,一种新的动能,是资本市场的新舞台。2019年,如果大家要投权益类市场的话,科创板应该是新的机遇,是一个风险收益比非常小的市场。

 

第三,由于管制和其他因素,导致一部分东西是稀缺的。如:钱无法全部兑成外汇,但可以选择兑换成由国际定价的黄金;青春是买不到的,可以投资美容行业;人生是无法重来的,可以投资教育行业。


第四,健康是买不到的,医药板块的股权专利是稀缺的。中国如今面临着人口老龄化的大趋势,在这个趋势下,医药板块将会是个很好的发展机会。这个机会跟健康相关,跟养老相关,跟老龄化相关,在这些方面,将会释放产生大量的需求。

 


总的来说,市场对于新的机制、新的产业会根据其在未来发展的希望,给出一定的估值。在美国上市的阿里,它的估值相当于整个工商银行加上中国平安的总和。投资者买的都是未来,而不是现在。我们作为投资者,一定要选择一个充满活力、充满生机且拥有无限发展潜力的市场。我的报告就到这里,谢谢大家!

 

李迅雷九十分钟的演讲干货满满,让新闻和法律出身的主持人武卿倍感酣畅。在谈及聆听演讲之后的收获时,武卿说道:“李总刚才反复提醒我们,要注意中国的人口结构。而恰好,现代管理学之父,德˙鲁克先生在其所著的《创新和企业家精神》中列举的关于创新的七个来源,第五点说的也是这个。不管未来中国经济是上行还是下行,是寒冬还是暖春,都非常正常,因为大势不就是遵循起而伏之、伏而起之这样的规律吗?我觉得中国经济的未来一定属于那些坚定、勇敢、沉心静气的人,也一定属于在座的各位。”
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